阿里地区 【切换城市】

首页 > 知识问答 >新闻内容

优联互通是专注做网站开发的吗?

2020年09月08日 10:42

优联互通拥有专业化的应用开发服务团队,长期为客户提供端到端的应用软件开发和维护服务。凭借多年来的丰富项目实践经验,优联互通能够为客户提供包括平台开发、APP开发、项目定制等全栈服务。同时,优联互通提供项目孵化、项目投资等业务,能够显著的扶持新创项目进一步成长,为合作伙伴提供更高的IT投资回报。

相关推荐

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.9亿元,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。

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.9亿元,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。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,十年一大坎,而今年的餐饮行业,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。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,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,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,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,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。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,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,转租的转租、倒闭的倒闭。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,早已一去不复返了。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?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,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,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,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,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。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,你说,餐饮能好做吗?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,同一家店铺,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。餐饮店开的越多,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,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。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,不惜大幅度的降价,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,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,黯然退场。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,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,就必定要进行“曝光”。餐饮商家最常见的“曝光”方式就是在某团、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。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,想要获取更多的“流量”,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,无休止的被压榨。你说你不投钱,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。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,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,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,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,可同时,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%-25%的抽成。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,利润越做越低,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: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,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。许明开一家餐饮店,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,按照20%的抽成比例,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,一年就是12万,抛去人工、租金、水电等成本,利润所剩无几,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,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,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,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。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,有着强大的流量,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,通过这种方式,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。羊毛出在羊身上,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,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。一份普通的水饺,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,到了外卖上,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,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。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,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,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,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。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,继续被压榨,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。

2020年10月24日 16:28

疫情下的就业季,我们如何应对?

在这次疫情中,互联网行业、在线消费、教育培训、无人经济等获得了更大的发展空间。而随着新产业新业态不断涌现,斜杠青年越来越流行,从事多种职业、灵活就业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多。如何给灵活就业人员提供保障?全国政协委员胡卫给出了建议。  胡卫:在线经济我认为也包括鼓励年轻人在线办公、在线就业,那么这方面我认为就要有一定的政策放开。以前我们居住的居家环境是不能登记公司的,一定要商住用房才能登记注册公司。现在在稳就业的形势下,就应该这方面有相对宽松的政策。所谓灵活就业就是说可以早晨我去送外卖,下午我可以去做快递小哥,现在叫做斜杠一族,我们要有适当的政策鼓励,帮他们解决养老、医疗,让他们能够稳定就业。  李志强:建议鼓励引导小店经济转向线上平台  《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强化稳就业举措的实施意见》明确,要优化自主创业环境和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,强调发展“小店经济”。全国人大代表李志强建议要鼓励引导小店转向线上平台,在相关环节做好政务服务,支持毕业生们以创业带动就业。  李志强:鼓励利用直播、小程序、微商城等工具,推动线上线下业务融合。相关部门应围绕经营网点、经营管理等,把较为成熟先进的做法制定成标准,便于在全国推广复制,同时加强对各地发展“小店经济”的分类指导。  吴春梅&柯建华:积极引导和帮助学生扎根基层  除了新兴产业外,基层也给了青年更多施展的空间。如何让更多人才有机会在基层绽放青春?全国政协委员吴春梅表示,作为高校,应该抓住机遇,积极引导学生转变就业观念,把目光更多的投向基层,投向西部地区。  吴春梅:引导学生到基层管理、到社区服务、到基础教育方面更好地就业。我们的学生到西部去,到基层去进行锻炼,对学生的成长也非常重要,也为我们国家未来的发展储备了人才。  不过,近年来在一些艰苦边远地区,人才流失严重的现象不容忽视。高校毕业生到基层工作还存在动力不足、发展作用不够等问题。  怎样才能让毕业生们扎根基层?在社区工作了近二十年的全国人大代表柯建华认为,需要多方合力,帮助毕业生下得去、留得住、干得好。  柯建华:建立一个薪酬增资的体系,给予社区工作人员一个发展空间,我觉得非常重要。让顶层的这些好的关爱机制,真正地落实到基层。  来源: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  总台央广记者:解朝曦卢薇朵李欣车丽郭淼

2020年05月24日 11:30

租客网:致力于打造满意租房体验

据有关统计分析,目前我国大概有1.6亿人在城镇租房居住,占城镇常住人口的21%。这当中以新就业的大学生和外来务工人员为主要群体。从长期需求来看,我国租客群体偏年轻化。众所周知,“高额押金”、“高额中介费”,“带看费”等各种费用,一直是压迫在所有租客身上的巨石,可大部分房源都掌握在房产中介手里,不通过中介租房又很难找到合适的房子,即使租赁体验感较差,费用也较高,很多租客还是会通过第三方中介来进行租赁。传统租房交易中,服务长期缺失,也逐渐爆出服务质量差、欺诈、乱收费、信息虚假等问题,传统中介平台在服务参与过程中保障不够。这些问题直接刺激消费者寻求新的租房体验。在问题与需求双重裹挟下,如何打造满意的租房体验十分关键。而租客网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些痛点,所以率先采取措施,解决广大租客在租房过程中面临的问题。租客网力争在租赁上打造极致消费体验平台,在解决市场“虚假信息”等痛点的基础上,提出了“单边收费”。所谓的租客网“单边收费”就是房东与租客达成交易后,租客网平台只收取房东单方面的费用,不收取租客任何费用,从看房到入住,除了租金之外,租客无需支付任何费用!作为国内第一个在房屋租赁中提出“单边收费”概念的平台,租客网无疑是为部分“乱收费”的中介及平台做出了表率。不论是房屋中介还是租赁平台,都是充当着房东与租客之间的信息连接者,通过信息匹配达成交易后,从双方获得部分费用,也就是大家常说的“中介费”。而租客网这个大胆的尝试,对于全体租客来说更是一个减轻租房负担的好机会!从高额中介费及多项费用,到租客网“单边收费”,租客网正在变革着整个租赁生态,其核心是保证租客拥有全流程高品质的租房体验。

2020年04月28日 10:45